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一诗一若见 一心一决绝
作者:王泽斌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1-24 08:11:26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当落叶掉进回忆的流年,当等闲变却故人的思念,当窗外的雨只剩下滴答。原来,行人尽,烟花远。短长亭外短长堤,路已漫漫。只是拾荒者,拾起当时那些只道是寻常。

                                                    ——题记

秾华如梦,也许,所有回忆只能叫做回忆,当下人已是当下人,当下事已成当下事。

浅冬的午后,本打算与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会晤。可终是抵不过这恰到好处的阳光的诱惑,披了件外套出门了。现在所走的这条山路,在曾经的曾经和故人一起走过。时间隔得久了,也使印象模糊了。身旁零落着繁盛的梓树,它们还是很安静的在那,不受尘世的影响。对于寒冷,树是不会有什么概念的。那时走到了近末黄昏,很文艺地寻了某个树干刻了我和故人的名字。本以为笔画不褪去,就不会有什么物是人非。可现实并没有如此,因为当我刻意寻找的时候,它却隐匿了。

那年苍凉的冬,显得漫长而无法逾越。有话讲“少年不识愁滋味”,可大多现在的少年是识得愁滋味的。随着所谓考试的惨淡落幕,我也淹没进回家的人流。

那天破天荒的不愿坐车,踱着步子往家走。期翼着眼前的画面能蛰伏早冬的寂寥,等待到的却只是繁花已在时光中凋零。我所能望见的,只剩下渐远的校舍。在那儿,背负了太多,丢失了太多。某一日湮没在了谷底,一切所思所想便显得遥不可及,缺乏可以触碰的真实感。而当下,我看到的又是一个新的歧路口,透过天空的一丝青葱葳蕤,哪怕云蒸霞蔚,依旧止步不前。我们是看惯了生活的顺遂与挫折的人,但往往也忘了生活本身的单纯。后来,家门终究出现在面前,单调到无任何色彩的对比。一怀愁绪,又是几年离索。只能放任时光一茬一茬鱼游而走,凭感觉在空气中浮游。

不知道,时光中凋零的繁华是否会在记忆中盛开。

那时候自己所经历的,朋友称之为人生的灰色。自认为这个比喻还算恰当,只觉所做之事完全没有其意义,然后成了麻木的个体。

假期的时日,挚友来信相约走走山路。我天生懒性,不愿多走动。耐不住朋友的盛情相邀,只得起身出门。

我想这天气是属于冬日的,空气中弥漫着冷子,原以为这种环境是缺少令人思考的智性的。朋友走在前面,我落下了一两步。视野渐渐在高度的变化下开阔起来,阳光带着暖意洒到身上。这感觉是欣然的,能减少现世留下来的倦意,重要的是这比在家虚掷时光有意思得多。也许,只有生命中有了裂缝,阳光才能照进来。朋友转过身,怎么,感觉不错吧。我笑笑,不语,心想他是经常如此吧。

梓树在光下斜出影子,我们选了棵倚着坐下。此情此景,让我突兀地想起一段文字。“记得当年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那年冬天,有一回并肩坐在树下,风吹树梢鸟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山的某个方向传来敲钟的声音,使得招展的花瓣应声落地。这种恍若现实下带来的错觉,让我又记起那些荣辱得失。朋友讲,这是来自天堂的声音,会让现实的人们被无情的自我所击毁。就像你。

我懂这是宽慰我的话,最近的确有太多入世的情怀了。当即作诗一首以回赠。

青衫携壶两盅

一个人的故地重游

梓叶触及着心痛

心绪不知觉

染红了天空

沙还在漏

漏下舴艋载不动的忧愁

路还要走

走到最适合自己的尽头

年轮循环,一个人,也要清醒决绝地走下去……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