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作者:王泽斌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6-11-28 15:12:08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小时候,听过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古老的村庄。和你听过的所有故事一样,村里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凡幸福的生活。但不同的是,村里有一个奇怪的习俗,每家的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被送进一扇门,门后是被全村人所崇敬的谜途。

谜途很神秘,没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只知道在这个村庄出现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每个从谜途中出来的人都会忘记自己所经历的,就像做了一场梦,剩下的只有身体和心灵上的疲惫。这是一场冒险的游戏,人最多可在里面待上十六天,当然也可以在任意一天坚持不下去时选择退出。但这却不仅仅是一场为了锻炼少年意志而设的游戏,也是一场赌博,一场决定命运的豪赌,因为每个人出来后会根据其在谜途中所待的天数被授予不同等级的徽章。

这徽章的功效很大,既决定着这个人在村中受人尊敬的程度,也决定着他将来所能得到的工作和待遇。因此,谜途的挑战成了许多父母眼中最为重要的事。他们竭力寻找这场游戏的bug,希望为孩子争取更好的未来。然而关于谜途的信息实在太少,没有人能将记忆从中带出制成攻略。

时间流逝,这场游戏依旧平静有序地进行着。有人一天不到就出来了,也有人坚持了十余天从此声名大振,这些都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奇迹终于还是发生了。这一年,徐先生家的大儿子在谜途里待了十六天,得到了最高等级的徽章。全村人都沸腾了,并不是因为这十年难得一遇的十六天,而是徐先生声称自己这几十年来深入研究谜途的奥妙,终于窥见了其规律,他的孩子创造了奇迹就是最好的证明。最重要的是,他愿意开班授课,帮助更多人在谜途中待更长的时间。

人们就像找到了一条通往光明的捷径,争相朝那挤去。但是走这条捷径的“过路费”却不便宜,一天所要花去的费用将近是普通人家一天的收入。更令人无奈的是,徐先生说这是一件日积月累的事,一旦报名就要坚持一年,否则就会前功尽弃。最终,只有少数人进入了徐先生开办的特训班,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其他人只能叹口气,重新去苦苦寻找其他方法。

一年的期限已至,村民们照例要将自己家适龄的孩子送进谜途。只是相比其他孩子的惴惴不安,那些被徐先生特训过的孩子的脸上都洋溢着必胜的笑容。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徐先生已是全村首富了,这也难怪,毕竟那些有钱人家都把钱送进了他的口袋。徐先生目送着他的学生走进谜途,自己则和一群村民站在门外等待结果。

不久,有孩子被送了出来,人群一阵骚动,直到大家看清楚这个孩子是二狗子家的,才松了口气,继而爆发出笑声——这孩子是个弱智,难怪这么快就出来了。徐先生悄悄地从笑声迭起的人群里退了出来,他盘算着家里人大概已经收拾好行装了,他要赶紧离开这个村庄……

故事的结局是个谜,我并不知道。唯一还留在我记忆里的是,听完这个故事的第二天,我就被送到了一个叫作学校的地方。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