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迷鹿
作者:刘生情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6-12-29 08:18:13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每天晚上,当夜晚降临,地球上一半的人群将进入睡眠状态,当无数的肉体在床上翻滚着,灵魂进入另一个时空中穿梭,这是一个很壮观的场面,也充斥着神奇的色彩。当然在这样千千万万的肉体中,总有那么几个人因为各种原因而失眠。我的朋友小路便是那个特殊的人群之一。

那一天,依旧是晴朗的下午,小路邀我去咖啡厅喝下午茶,夕阳柔和的光芒洒在她的脸上,白皙的脸庞在太阳的照射下,白色的绒毛依稀可见。但是从她的身上,我却清晰的感受到浓的晕不开的忧郁和伤感。

“最近怎么样?”

“还好。”

“你脸色不太好哎,最近没睡好?”

“嗯。实际上是我这几天没睡过觉。最近失眠了。”她低垂着头,手指用调羹转动着面前的咖啡。

“哎,失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你相不相信,一个人可以每天做同一个梦?而且梦里总有一个蒙面人在试图杀害一头鹿?”

“嗯,这个是蛮令人惊讶的。你说你梦到了鹿?那头鹿你曾经见过吗?”

“没有,但是……”她突然抬起头,眼里写满了惊恐。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你知道吗,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觉得那头鹿就是我自己。”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梦里要杀了你?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啊?”

“我说的是真的,我一直觉得有人要杀我。怎么办?我好害怕。”

“没事的。你肯定是自己想多了。你男朋友知道这件事吗?”

“男朋友?呵呵,他上个月已经跟我提出分手了。”她无奈的笑笑。

“为什么啊,你们不是感情很好么?”

“他说他受不了我每天神经兮兮的样子,说我是个神经病,无法再忍受我的无理取闹,呵呵,他就是个伪君子,他在跟我分手之前的2个月,一直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讽刺吧,交往3年比不上一个认识3月的女人。”

“额,这种臭男人不要也罢。我们不要提他了。小路,我还是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你肯定是压力太大了,不要胡思乱想了。”

“嗯。”她的脸深深地埋进了桌子的阴影处,所以我无法看清她那一刻的表情。

在那几天之后,我便再也没看见过小路。直到有一天,警察找上了我,那一刻我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认识陆小路吗?”“认识。”“认识余明吗?”“认识。他是陆小路的前男友。”“余明在5天前突然身亡,昨天我们在他家仓库找到他的尸体,你朋友陆小路说5天前下午1点到5点一直跟你在一起,是吗?”“嗯,是的。”5天前是我和小路一起喝下午茶的日子。“那你知道陆小路和余明是因为什么原因分手的吗?”“嗯,是余明出轨,他们是和平分手。”“你知道余明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吗?”“应该没有吧。”“嗯,好的,张梅小姐,如果你还想起什么请及时跟我们联系。麻烦你留一下你的号码,方面我们联系你。”“嗯,好的。”……

在那之后,我试图联系小路,可是她的电话却始终打不通,她家的保姆说她出差了。我不知道她在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死后的心情是什么样,但是我却记起她曾经说过的梦,这让我浑身冰凉,恐惧占据了我的内心。或许黑夜注定不安稳。

几天后,警察有联系我,那个一脸正气的警察说余明是被他的妻子杀死的,在新婚夜晚,他的妻子突然情绪失控,用餐具在仓库将余明杀害。在余明死后的第三天,他的妻子便自杀了。他们在他妻子的房间发现了遗书,遗书上清晰地写明了杀人的过程,以及假装生病伪装余明失踪向警察要求寻找余明的过程。这段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了,可是我内心的不安却并没有消失。

我终于见到了小路,她坐在咖啡厅靠落窗的位子,大大的阳光让她整个人变得透明,苍白的脸颊没有一丝血色。她见到我之后没有一丝惊讶,只是用微弱的语气说:小梅,陪我去看心理医生。声音淡的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随后,我与小路一起去了一家心理咨询会所,心理医生照例询问一些情况。小路再一次说了她的梦,却与我之前听到的版本大不相同。

梦里有两头小鹿,一头鹿温柔美丽,一头鹿暴躁丑陋,两头鹿互相依靠,相依为命。然而突然出现了一个猎人,他将那头暴躁丑陋的小鹿射杀,满身的鲜血让他变得更加残暴,他四处寻找着另一头小鹿的身影,不料那头温柔的小鹿躲藏在他身后,趁猎人不易,它竟然一口咬住他的脖子,将猎人活生生咬死了。在一旁看着的小路,眼睁睁看着这血腥的一幕。随后,她感觉有人在她背后靠近,等她意识到的时候,一把白晃晃的刀刃插在她的心脏。这是她的梦,她说,“有人要杀我。小梅,我的日子不多了。”

心理医生姓程,程雪。一个女性化的名字。程医生听完没什么反映,他用冰凉的声调询问小路:“做这种梦多长时间了?”“一年。”

“你可能曾经受过什么刺激,才以为有人要杀你,你还是多放松心情比较好。做梦是人体一种正常的、必不可少的生理和心理现象。人入睡后,一小部分脑细胞仍在活动,这就是梦的基础。据研究,人们的睡眠是由正相睡眠和异相睡眠两种形式交替进行,在异相睡眠中被唤醒的人有80%正在做梦,在正相睡眠中被唤醒的人有7%正在做梦。一个人每晚的梦境可间断持续1.5小时左右。由于梦相伴睡眠周期循环规律,所以在异相睡眠中醒来的人,感觉梦多,而在正相睡眠中醒来的人,感觉梦少。你的心理压力可能造成你大脑的潜意识显示有人要杀你,你是不是曾经遭遇过绑架?”“不知道。记不清了。”“我建议你先吃点药改善睡眠,之后我们再来讨论你的梦。”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对谈,然而我没对小路说程雪专门和我说了一段话。他说,你朋友可能是精神病,建议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精神病,一个让人畏惧的名词。精神病(psychosis)指严重的心理障碍,患者的认识、情感、意志、动作行为等心理活动均可出现持久的明显的异常;不能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动作行为难以被一般人理解;在病态心理的支配下,有自杀或攻击、伤害他人的动作行为。我不相信小路有精神病,我也不愿相信她有精神病。

一天后的晚上,天色漆黑,我收到了小路的电话。“小梅小梅,快来救我,程雪要杀了我。快来。”“喂,小路,你在说什么,喂,喂……..”电话里一片忙音。我无奈的放下电话,立刻飞奔去小路的家。一路上手指发抖着,浑身的鸡皮疙瘩让我感受到深深的恐惧。

我来到小路的家里,她家保姆不在,漆黑黑的,安静地有些可怕,我一路叫着她的名字,来到了她的房间,她的房间没人,台灯旁夹着一个信封,写着:张梅亲启。我打开信封,用红笔写的字体像是鲜血的颜色。

小梅,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死了。你要相信我,程雪他真的要杀我。他是我的初恋男友,我们认识5年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杀我,可是与其被他杀,我选择自杀。所以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大概我已经投河了。不要为我难过,我不值得。还记得余明吗。他是我杀死的,我和你喝咖啡的时候在你的咖啡里放了迷幻剂,我故意引导你,让你记得时间,其实,我和你喝咖啡的时候,是余明死的前一天。我杀了余明后接着把他的妻子杀死了,随后伪装成他妻子畏罪自杀的模样,那份遗书其实是我写的。因为我恨他们。是他们改变了我的人生。余明,他其实就是个人渣,在与他交往的3年间,他每天晚上喝醉酒之后,对我大打出手,经常抓着我的头发骂我神经病。你知道吗,在无数的夜晚我幻想着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终于,我成功了。那一刻我真的是特别的兴奋。你相信吗,之后的每天我都在睁着眼睛笑。关于梦,是的,你要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在3年的虐待中,我每天晚上强迫自己不要睡,不是因为失眠,而是在梦里的血腥让我无法忍受。渐渐地我的梦靥也开始失去方向。小梅,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么,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下地狱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颤抖着,眼泪不停地流淌着。害怕恐惧悲伤在一瞬间涌向我,我不住的大叫着,大喊着。背后的脚步声让我惊醒,在眼泪中我看见了程雪。

“你为什么要杀小路?”

“小路?小路不是你吗。是你杀了你的朋友张梅,难道你忘记了?你抬头看看这是哪?”

当我抬头的时候,世界都变了。我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类似于监狱的地方。

“这是哪?”

“精神病院。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程雪。你一年前杀了你的男朋友余明和好朋友张梅,最后法院认定你是精神病被送到这间医院。”

“你说我杀了余明和张梅?不可能。我明明是张梅,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住的后退着,缩在角落。“我不信,我不信,不信……”

“陆小路,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是谁。你曾经和我说过你杀张梅和余明的时候,特别兴奋,你说他们是贱人,他们该死,你还记得吗?张梅和余明背着你有一腿,在他们的欺骗和虐待下,你自闭的把自己锁在房间一个星期,最终你杀了他们。你都忘了吗?”

“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是张梅。我不信,啊!!!!!”

“你看看你的手里是什么?”

我低下头,发现我的手里是一面镜子。镜子里倒映着陆小路的脸。“这不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就是你啊,陆小路,一个精神病。”

“我是陆小路,我是陆小路,我是陆小路。我是精神病,我是精神病,我是精神病……”我盲目的喊着,呆滞的目光注视着程雪。

“对,你是陆小路,你是个精神病。对,对……”他露出残忍的微笑。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世界一片迷茫。精神病的世界是怎样,我也不知道。如果可以,我愿与世界一同埋葬,同这残酷而现实的世界一起沉沦。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