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呓语
作者:金嘉豪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03-20 14:01:23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白色的小雪细密地分落在看不见血色的脸上。阳光找不到灰尘的栖息之地,与尘埃共情的白屑,偶尔凝固摇晃,凝固的一丝红血略带着黄的点,像墙处温柔的苔漫上他的脸。痒的疲惫代替了面孔的呼吸,仿佛皮只是一层附着于躯壳的影像。虽不想承认罢。

如子弹的伤口,小雪消长骚动,似乎万只蠕虫在欢唱,唱着腐败,唱着失去的绝美。

虽然偶尔想投降,但不过也只是想想。

我自然是不必投降,屈服啊,输光我所有天赋,歌颂我可笑的魂灵,即便成为他人称之的亡灵。

红的树被绿色的佣兵包裹着,挥霍它的王位,枫的叶扫过填不满垃圾的草场。

因为高傲,薄的外衣寄托于阳光不过圆形几米的光照。另一侧,古朴的黄,侵占了被遗忘在弯处的树,于是造物者将苍郁与高留给黄树。空的领地满排着荒芜,却又十分吝啬为红占据。有时,黄的光刺伤了太阳的眼,瞬时收敛了光照,这或许是高的好处,风不免大些。

相距数里,很高很远的大厦上,镜面的窗户反射到书桌上。那道光的另一向的人在做什么。有人在放荡,有人为失掉工作沮丧,有人睡觉吃饭开车,有人忙着死,有人忙着生,有人不知道下一刻就死了,有人不知道此时还活着。

像我母亲那样的女人,活到二十多岁,就成了母亲。此后的生活就如同树般。外人看来,开花结果,迎风茂盛地生长。却独自将哀愁扎在深到微光都没法透过的地下,人们常说:“这树的根真是茂密,真是棵好树。”

根上的虫子一日偷偷告诉我说,根是冰冷的,泥土里是照不到光的,漆黑是地下的天空。手与枯黄的树根上的纹路竟越渐相似。妈,你活得像棵树呢!

一切都是假的,拥有的才是真的。欲望真的是欲望吗?其实都有待考证。

过往所虚度的生活里,我既非世俗的人,又还未成为理想中的人。

或许你就是上帝的孩子,你的苦我都明白,我们会为你祈祷。你要爱,我们都知道,然而这是个危险的年代。我赌不上一座城。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