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西行,西行
作者:叶孟涵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05-10 09:25:07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这个题目也许取得并不是很恰当,毕竟我没有西行过,未曾感受过所谓西域孤寂险恶的环境。也许这次沿着大唐至西域那崎岖嶙峋陡峭艰辛的路程能学到些我未曾学到过的对于人生的理解与坚定。也许取这个题目我也是有私心的,因为接下去我会将唐僧与玄奘放在一起写,故如果写西游记什么的便有些不太适合。

小时候的记忆中不管是动画片还是电视剧都看过无数遍的西游记,喜欢看悟空有些搞笑的孙行者、行者孙、者行孙,还喜欢看他非常正义地斩妖除魔,我们都赞叹于他的勇敢正直,也许对唐僧并没有好感,总觉得他是个拖油瓶,这也让我们的心情随着跌宕的情节起伏。

我是一个习惯在夜幕中独自寂寞的人,寂寞并不是一种颓废,只是给喧闹的白日寻找一个沉静的借口。看到明月,总是不经意地想起西游记女儿国里的片尾曲。“人间事常难遂人愿,且看明月又有几回圆?”于是想起了唐僧,一个誓死要将此生交付给佛祖的和尚。他却在女儿国动了凡心,唯一的一次凡心,让看客不能忘怀。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男子面对一位如花似玉的红粉佳人,确实需要非凡的定力,才可以坐怀不乱。

其实众所周知唐代高僧玄奘是西游记中唐僧的原形。明代吴承恩是根据玄奘西行印度求法取经等事迹,衍生而出一部文学名著。历史中的玄奘和小说中的唐僧有很大的区别,但相同之处都是不畏艰险,从长安出发,一路西行。可唐三藏得观音大师点化,收了四位高徒,一路上骑着白龙骏马,虽历尽艰辛,却也有许多温暖的情义。当时唐朝国力尚不强大,与西北突厥人正有斗争,官方禁止人们私自出关。玄奘在夜间偷渡,孤身一人,骑着一匹瘦马,走过戈壁险滩,雪峰荒原,多少次来到“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的地方。他只能默念心经,似乎佛祖就在前方对他招手,那么近的距离,就可以看到莲花盛开,灵台清澈。

十七年,玄奘将最好的年华交付给漫长的旅程,回来已是风霜满鬓,手捧用青春岁月换回的经卷,他的一生或许真的可以无憾了。尽管不能青春重现,至少他能够在舍利经卷中,找回点滴失去的记忆。跪于佛祖面前,他可以坦然的说,我不负所托。他的回忆录足够蓄养他一辈子,佛法追求圆通自在,所以他记住的应该是拥有的喜悦,而非付出的苦难。岁月的磨砺,早已更换了曾经坚韧的容貌,有他的,只是容忍过去、宽释未来的慈悲和平宁。

麟德元年二月五日,六十三岁的玄奘圆寂。高宗哀恸逾恒,为之罢朝三日,追谥“大遍觉”之号,敕建塔于樊川北原。其后,黄巢乱起,有人奉其灵骨至南京立塔。太平天国时,塔圮;迨至乱平,湮没无人能识。百代浮尘有定,世事沧桑迭变,渺渺尘路,没有谁可以做到一劳永逸。想要抛掷一切,坐看云起,就必须先经历劫数。走过灾厄多袭的漫漫黑夜,站在黎明的楼头,才知道,谁是真正走到最后的人。

人生一世,如同行云流水,过往是覆水难收,我们有的就只是现在。做一个忘记苦难的人,在残缺和破碎中学会感恩。在生命空白的书页里,我们填充着自己,直到那墨痕老去,岁月苍白,那时我们的灵魂才会宁静如拂晓的幽兰。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