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祈寺
作者:吴一鸣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05-31 08:47:43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萧林古木踏碎盛唐的旖旎,杳杳尘鼓劈开寒光入世。这里的寺庙匪石般寂寂了我的童年、我的少年。这是距帝阍千万里的寺,泥人像上的斑驳金鳞诉说了千年南蛮之地的落寞,万国朝见不及此,铁马冰河不及此。它那样年轻,从未见过屈辱清末、烽火民国,它只单单看着我的祖母朝有青丝,暮成雪。

她生于这个民族攀着险崖初挟花、白骨吊天地的时代,那时这个民族不信鬼神不信苍天。父亲曾跟我说,这个民族没有宗教信仰,他们信的是飘摇千年的祖训,尘封在血脉里的历史和脚下世代踏出来的苍凉。那个年代的黄土是不是太过凄怆,无法给她足够的信仰,以至于我那华发霜霜的祖母,晚年跪拜在释道之下,口中所诵的经文是合家圆满。

记忆里小寺,连绵的石阶,青石板铺成走不完的江南。两道苍树佳木,迎送小城东邻。今我来矣,已无古木,石阶稀稀。而我的祖母,已成朱柱剥落的红漆,和寺里的尘埃不分你我。她安静地跪拜在陈旧的蒲团之上,岁月里的脸经年后的檀珠。寺里冷落得惹人心疼,只有几多俗家子弟安静颂佛,那其中有个女子有着一张苍老又岁月静好的脸,倔强的眉眼,那是我的祖母,年过花甲。她就这样,带着倔强与天争的信念,离开了家在这里祈着家。蜷在洗得褪色的蒲团之上,身边是香火袅袅,绘成一幅卑微而圣洁的浮世绘。

她看到我,微笑着。与我叙着最为客套的安好,用着最真诚的眼神。

我很好。

爸爸也很好。

家里都很好。

抬头看着这画着金漆的泥人木偶,我不知信仰着这尊神明的人是否都如祖母一般,有着这样恬淡出世的眉眼,像江南的烟雨远山,濯山清风。她说她会不分昼夜地祈诵家庭,祈诵国家。她所言皆是我年少的文人梦,她所祈皆是我的家人。

我说我上柱香吧。笨拙地点香,跪拜这尊神明。释迦牟尼啊,吾心不诚,可能无法祈你护这片土地不再动荡,重现汉唐风华,无法祈你护我家族昌盛,生生不息,只好祈你能永远作为信仰陪她这一生,她这一生太苦太累了。总言信仰能劈开绝境忘却尘刹。那么,前半生的家和国的殇痛,便空留史册,后半生暮鼓晨钟,即是新生。

出寺,寺外袅袅鸟语,吴语秾华,我的母亲在秋风里像道春光般笑着等我。或许,神明真的存在,你看这合家圆满海晏河清,便是她祈来的。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