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空心树
作者:金嘉豪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06-05 07:56:27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空心的树干流了血,心是没有形态的。对于树来说,死是容易的,枯却是痛苦的。

大多数的树都是静止的,蓝天白云的视角并非是每棵树都能看见的。至于是阴是晴的运气,则要看天空的情绪而定,我们都自然地以为,一枯一荣都有其遵循的规律。树,若是扎根于贫瘠的土壤,稍倒霉的遇上坏天气,向阳的方向变有所偏差,由此,即便是生命力饱满的种子,也会荒废了一片土地。但假如遇上善良的园丁,那雨天不过阴凉,热天也不过温暖,自然也就不负这春光了。树想从腐坏的土壤中长出肥沃,该是需要天分与巧合的。

有些树每日汲取土壤的养分,吸收茎与叶的水分,来拥抱阳光,在衰败与生长中,轮递不停。也有些树是由外而向内生长的,内外不止两层,谁说树只有皮与里两层?

这些空心的树大多是枯的,树皮是防御,树里却是瘦弱的。它们缠绕的枝节,如同薄的锡纸,上面刻有腐朽的印记。干涸与阴暗迫使其长出旺盛的枝干,这些印记预示树的期限将要终了。因为树过早长满成茂盛,杂乱的枝条与树叶也因此变得难以整理。尽管交错生长的藤蔓编制出了奇异的形状,树叶以此为荣。

树的枝节是孤独的,即便是从未曾见过天空,却执着地伸展向天空延伸的方向,用枝条勾画出手臂的线条,像是生长又像是在创造。

树皮的伪装是茂盛的,太多太多枝节多余了时光,一片一片叶子点缀了幻影。或许这便是树最珍贵的乐趣,于是,实质的空心也慢慢被淡忘了。

有一天,树干开始流血了,汁液淌过树皮的纹路,树老了,塌了,裂了。树的心脏被冷风惊醒,空白流动在树的内部,干净得落空在柔光的线条上。原以为的荣不过是未被看到的枯。后来,树忘记了生长,任由树皮蹋坏,裂败,再没有奇异的想象与线条的灵感。树干枯了,茂盛的样子也渐渐稀疏些,偶尔也能经过几只鸟儿与树寒暄几句。

一层一层的树皮剥落,像生长时那样疯狂得褪掉树皮,再砍掉多余的枝节。最初,树以为,树将枯亡了,灵感一同被剥卸,裸露的树身将随之凋亡。难道要回到树生命的起点,和其它树一样,由内向外地伸展?空空树身,倒不如落个白茫的干净,

其实,从来没有由内而外,或是由外而内的选择。当树真正意识到时,就不再空心了。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