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众生百态,人生可爱
作者: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06-12 08:08:16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在我们漫长的一生中,每一个时辰都在沙哑地向我们歌唱。”

像韩寒在为《皮囊》作序时说的那样,“好的文字往往带给人两种阅读感受,一口气读完或者舍不得读完。”拜读完马尔克斯的绝笔之作《苦妓回忆录》之后,我不由得暗暗向自己讨要一个答案: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写作?

有单纯为了挣稿费的,但这样的人往往走不长久,抑或有着为了留下一个响亮的名号的,还有一些为了消遣和兴趣而逼着自己去写,当然,也不乏那些心怀热忱真心把文字捧在手心里的人儿。我想,这或许就是众生百态,苦味点点吧。

我私自认为比较真诚的那些人,一定是因为内心有一再执着的东西想要传达给世人,别无他法只能将一腔血泪或一世体面丢进文字中去,进入芸芸众生的漩涡——这是他一生的回忆与归宿。

无论身逢乱世还是太平年间,最大的兵荒马乱到底都是幻灭。太宰治的小说往往刻意地表现一种懦弱美学,“懦夫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受伤。”循由日语释义,“人间”即“人”,“人间失格”即意味着“失去做人的资格”。大庭叶藏到底是因那不抵抗之罪,最终失去做人的资格,这不抵抗之罪,终究是归于骄傲。挺直了脊梁下的皮囊下的灵魂,尽然没有勇气奋起抗争,最后竟然连幸福与爱情也不明所以。因着这承受不起,最终难怪灵肉一起湮灭。

太宰治是这样,马尔克斯也是这样。

马尔克斯写得再堕落,也是在用我喜欢的调性再写,用那种带着淡淡的草木清香的文字,将填满了一颗整颗心的孤独和愿望捧在手上,送给世人最后一份礼物。

一直都觉得,你心里有什么,读出来的就是什么。和他所说的如出一辙,“人们总是在小说家的作品里找到他们乐意找到的东西,而不是他们能够找到的东西。”

我愿意把它想做是作者给时光的一份情书,有那样一个九十多岁的老者,一个在别人眼里高高在上的学者,一个靠着一点微薄的救济金度日的老人,三十二岁搬进父母留下来的卧室,打通一扇走向书房的门,迫于生活变卖家财,仅仅倔强地留下了一架子书和一台钢琴。年龄就像是屋顶的窟窿,永远静静地待在你的头顶,以上帝的视角直视着一个人的生老病死,直视着一个人寿命的枯竭。哪怕他尽一生博览群书,也终究逃不开世俗的衡量尺度。

枯木逢春,只敢一人独醉;行将就木,何惧星火燎原。

在无休止的谩骂声里,我只能默默地为他的勇气和胆识点赞。

越是大胆的表达,越是让人羞红双颊的文字,你越拼命往里面去挖,越容易看见最本质最简单的愿望,也越能抓住那要把生活开疆扩土般掘出来的那股子真实劲儿。这样被人诟病的诉求,是被时代背弃的,是悲戚而又荒诞的。所以在真实的不太友善的世界里,在平淡的欲望下,我宁愿他是带着一颗执着追求美好、填补生命遗憾的心,肩负着自己垂垂暮年真诚纯洁的愿望。

我期许自己可以活得更真诚也更诚实,懂得处理、欣赏各自的欲求,各种人性的丑陋与美妙,喜欢自己身上的每一个部分,从而喜欢上这个夸张的世界。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顽皮的可爱着。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