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历史深处的忧思
作者:郑弟升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10-19 16:07:05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人之渺小,堪比蜉蝣,寄于天地,如沧海之一粟。在中国广茂的大地上,古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也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君王。在权力欲望面前,中国人中自会有人蠢蠢欲动。不论是冠冕堂皇坚持复辟的袁世凯,还是攘外必先安内保有私心的蒋介石;在广袤土地的诱惑前,外国人必会有人伺机而动。不论是国库充盈、国防却不堪一击的满清,还是由南京政府掌控大局本就遍体鳞伤、内战不断的中国。无论哪一时刻的人类皆野心勃勃,从古就有人定胜天。滔滔的历史长河筛去了曾经的遮蔽,现今的种种环境都在嘲笑我们的卑微。私心欲望是罂粟,夸耀而危险。

蒋介石是有私心的,国家于危难存亡之际,依旧不甘放弃反共,不肯联共一致对外;张学良是有私心的,东北三省几近分离,在南京政府的步步退让中岌岌可危,他亦不愿动用他的东北军孤军奋战;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是有私心的,实施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中,左倾冒进,最后被迫进行两万五千里长征。

私心和自尊从来都是势不两立的。南京政府为了避免战争的发生,一再忍让,似乎从他们身上嗅不到一丝自尊的魄力。国家的分离难免引起内心的动摇,然而无硝烟的战争似乎更令人镇定。南京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也给日本存留时间做了充分的准备。这场同日本的迂回战中,空气中弥漫的是金钱和权力的腐烂味。于是乎,为何视鲁迅先生为中国的脊梁的缘由明朗了许多。

自尊和自信应当算的上是一对孪生兄弟。有自尊的人理当是自信的,有自信的人理当坚决维护自身自尊的。在我看来,南京政府的领导人是相当没有自尊的,那么相对应的自信,他们也该是没有的。令人失望至极。小米加步枪的艰难岁月里共产党迎来了民族的胜利,中国的成立。资金充沛的国民党却是一步又一步地退让了十年。十年!对于一个妙龄女子而言,能有多少个青春的十年?对于一个垂暮的老人而言,还剩多少个存活的十年?或许有人会提出质疑:军队支出严重超出收入的南京政府谈何资金充沛?贩盐的资金通过道道关卡的扣留,虽不多,却也过得去,外加蒋介石采取的各种税收,相比共产党,自是富裕的多。至于资金紧张的说法,不得不说,在强大输出的面前,定然是不够的,外加人心欲望,自是越多越好,如何都是不够的。

张学良不愿意动用东北军,蒋介石也不愿意派兵援助,大部分人都相信,中国人的炮弹打不穿外国人的洋枪洋炮。如果注定要亡,不如放死一搏?陈胜吴广起义大抵逃不过死亡,也曾辉煌过。胡汉民和张学良最后的亲共举措,让人内心激动庆幸。未泯的良知,原始的勇猛

自私是本性,自尊和自信也是人与生俱来的。既然避免不了自私,就将伤害减到最低。人该是有原则底线的,不至于太高,也不至于太低。若有逼近冒犯之举定要严厉斥责,顽强坚守。中国胜了,当时当代的人大多作古,谁是谁非也不是那么重要了。然而,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这对于历史深处的忧思,令人警醒。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