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平原记忆——读高建群《大平原》有感
作者:吴一鸣  来源:校报   发布时间:2017-10-26 13:37:43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彼时尚及笄,揣着入世的儒生梦,站立壶口瀑布旁。浑浊的黄河水纠缠昆仑山径头的风霜,倾淌过河西走廊的岁月,挟裹着粗粝的中原气息,在满脸泪痕的女孩耳边走成震耳欲聋的宁静。

这条大河在下游冲刷了一个平原,平原上的村庄历史,是中国一半的历史。高建群如是说。他不知道这个家族从何而来,或许随老秦从贫瘠的土地南下,走过一条条让彼时女孩失神的“潼关路”,或许是最后一个匈奴顿马劳极,囿于云钟最浩荡的平原上,不定也是那夸父葬于大泽,邓林所化的桃源荫了一代又一代。

这群人啊,千百年来维系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的祖父之上识字极少,而谬奇之处是,这些人身上依稀吞吐着儒学礼教,经史子集的声息和绝望中伸出干戈的力量。乡间美人高安氏从村头谩到村尾只为一口气,高二叩别父母去参与了上世纪那个新生共产党的革命,高三背着耻辱原谅了新婚妻子失节。

若他为生民请命便让他去吧,若逍遥于红狐山间亦可,不缺求佛炼丹者,亦不缺为帝王唱赞歌者,会有人擎着干戈诵着岂曰无衣,亦有人彼黍之上起离离。民族缩微到家族之上,却是满满抱负,鲁迅先生所谓脊梁。

国人的三重信仰,历史、土地、文学,皆有痛苦的刻印。中学时期床头放着一册《三国志》,如今重新翻着被揉软了的纸张,满字满页都是狼烟不休,赳赳灭仇雠。沉迷万古英雄拔剑故事的孩子渐渐长大,而高建群在她耳边轻轻讲着历史没有的故事,饥荒瘟疫战火,那是他家族的历史,也是我的国家过往。三年前那个二八的孩子在无定河边,若是早点长大,或许想到便不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而是可怜无定河边骨。

陕西作家仿佛有着同样的反乌托邦情怀,高建群如此,贾平凹如此,余华亦如此。十六岁的我,羁縻于那个村庄及其历史足月,拜过大明宫遗址,徒步走过尧舜像,静坐于秦王封土堆。山风亦峥嵘,昨日黄花已谢,这片土地开垦了一部中国通史,已近几千年。或许是土地已经累极,土地之上的人啊,便不再抱着过去怀念。

很多人说,高建群笔力不足。但合书罢,少年的记忆纷芜而来,留了现世一杯走马观花。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