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国王与佣兵
作者:金嘉豪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11-14 15:55:59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无言,国王与佣兵难得达成了共识。

宫殿里的天空不算太蓝,也不算昏沉得消隐了地上的影。再高的壁垒,都总会留过壁虎攀爬的脚印。如同是幽默与嫉妒,是服饰留给身份的两种符号设定。

国王与佣兵的沉默并不是结果,而是矜持的过程本身。

佣兵不喜欢注视天空,浮动的云在他眼里再寻常不过。因此,与其关注天气,倒不如投眼于他面前那只匣子,佣兵以为,越小的事物反而更安全。那只满是堆砌的匣子,总是无规则地分布着烦恼、幻想与游戏,而他对此也颇为满意。

而国王热爱着他认为有趣的一切,茶点与书,新式乐器与体育……国王奴役着时间,试着去阻止时间消亡。于是即便出游,国王也会选择几本读物,以求短暂消遣与心安。国王对于用数目来衡量价值的方法也常常自喜。

匣子里的故事,一如那宫殿暮色:欲颓的夕阳被暗色温柔地消融,没人知道每日的轮回究竟是残酷还是温柔。宫殿的漆会风干,匣子也会掉色,天空也不会一直是蓝的姿态。

后来的一日。佣兵捧着将要装满的匣子,重重的,重重的,尽管他却不知道匣子装了什么。就像浮动在天空的云,不是为了诉说阴与晴的讯息,而是因为它已出现。佣兵对国王的嫉妒也是合理的,因为嫉妒已然出现了。

那些酒杯、欢笑、王冠、美女、游戏、命令沉着地被演绎与演绎着,被翻阅着,被戏谑着,如同宫殿的壁画每一格图像都被附上了证明。国王自然的尊贵,与生俱来的自恃,无名的矜持,像锋利的刀子顷刻瓦解佣兵拼贴的骄傲。

其实,国王和佣兵可以是两个人,也可以是一个人的两种样子。无论是谁,都走不出宫城。

佣兵藏起自己的武器,用盾牌掩饰战争的伤痕,把犹豫当作借口,虚伪地粉饰自恃。他守卫一座固化的城,而这座城最终留给他的,只是个墙内的结局。

在世俗的宫殿里,国王的眼光是清醒的,普世价值的标准与走向即是他的内心准则,有趣的小幽默是正义庇护的偏向。他滥用玩的名义,给一切赋予有关有趣的标签,叛离了日落下简单的景象。当国王卸下权杖与外衣,才发现儿时单纯的想象,早已融入天空的无言里。

日暮,夕阳密布下的光笼罩着昏迷的城,姓名附着那漆黑的剪影没入了夜的静谧,似乎,没人见过国王与佣兵的样子。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