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最是酒香留人醉
作者:黄未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5-03-04 17:33:48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我爱品酒。可我没有丰富的品酒经验,也没有精湛的品酒技巧。其实,我爱且只爱品一种酒——父亲酒。它以温暖的小家为容器,以生活的点滴为酵母,以父爱为原料,由一双粗糙却温暖的大手全程操作。
那浓郁的酒香,那甘醇的口感,那充斥胸腔的暖流,我品了二十年,醉了二十年,无法自拔,更不愿醒来。
父亲酒的醇香藏得很深,却美得醉人。小时顽劣,无所察觉,待到懂事,心灵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它温暖,因它坚强。犹记得那个冬日的周末,不少室友的父母送来热乎的饺子和饭菜。我们团团围着吃得开怀,偶尔看一旁的室友与父母撒娇耍贫嘴。身旁的同学撞撞我的手,附在我的身边轻轻问道:“怎么不见你父母来过?”“我让他们别来的,他们有自己的事要忙。我又没大事••••••”我笑笑,掩了掩心底的落寞。所以,父亲,你可能想象到当看到你突然出现在门口时,我的心海是怎样的波涛汹涌?高大的身子几乎充满了寝室的门,只漏着几点光。父亲,你可知当你讷讷地说出:“我来看看你”时,我的心弦为你拨动,鼻头不住地泛酸?你可知那般笨拙的你却很可爱?你可知我很爱你酿的酒,更爱酿酒的你?
只要用心品尝,便会发现父亲酒有点涩,清清浅浅地萦绕心头。父亲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吸烟,远处的夕阳徐徐下落。他和母亲刚吵完架。我看着他,看着明明灭灭的火光。他说:“刚才是我急了……”他说:“……其实我也有个梦想的,可以有一家自己的早餐店,有得心又得力的好帮手……可你母亲的身体起不了早,你们又在上学……”他说:“也许这很难实现了吧……”这番文艺的话从身为工人的父亲口中吐出,我很惊讶,更感叹父亲为这个家所作出的让步与舍弃,更心疼这个默默爱着我们的男人。我无话可以安慰,唯有伸出双手轻轻环住他,告诉他:“我爱你,爸爸。我一直都在……”
若要问我这酒的有效期,哦,这酒恐怕要待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之时才可能变质呢!看到过一则公益广告,讲述的是患了老年痴呆症的父亲越来越不好了,甚至连儿子也不记得了。一次在宴席上,父亲偷抓了一个饺子放在口袋里,儿子觉得丢人,父亲只是说:我要带回去,我儿子喜欢吃。你看,父亲忘了一切,却从未忘记爱你。和父亲一起散步,他总会轻轻地拍拍我的头说:“闺女,好好念。爸可指望着你呢。”我逗他:“若我遇到什么过不去或伤心的时候,你会养我么?”他笑笑:“傻丫头!咱可一直养着我家的傻丫头!”那眼里有着溺爱,有着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无法消移的坚定。
想念,总是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涌上,在心头肆意蔓延。想念那个笨拙的又深深爱着我的人儿。
有人说,父女是上一世的情人。我微笑。那么,一直用心酿酒的黄先生可愿听女儿一句动人的情话?我爱你,父亲。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