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谋杀似水年华
作者:郑晨晨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5-01-15 10:10:42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多少年的时光滚滚向前,不知道谁说过,岁月要按自己记得的回忆来计算,这样想着,却发现自己没留下些什么。是什么,谋杀了我的似水年华?
曾经的每个人都很容易满足,可能是一颗奶糖,或者是一个布娃娃。可是现在呢?现在的我们外表光鲜内心空虚,好像什么都无法满足。
那一天,陪着一群小孩子疯玩疯闹,才知道快乐原来那么简单。大概因为他们还生活在童话里,而我们的童话却已经被碾碎,从此现实,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看到时光一点点被消磨,是否该说青春开始了凋谢,还是该赞成不挥霍青春,过期就要作废。而当一切希冀被背负,还有谁不在别人筑建的牢笼里挣扎?日子复刻不断重播,我们像陀螺转着,在最美好的年纪,过早地失去了天真。
幸福与快乐,没有那么容易,所以才特别让人想要追逐。有时候会渴望看到孩童的笑靥,想着那是过去的自己,就这样入了迷。而长大后的世界,世界不仅没有水晶鞋,连鲜花都那么匮乏,却看到越来越多的寂寞。车站大厅的播音声此起彼伏,一张张面孔来来去去,一转身就只剩下背影,所有人都这样来了又走,匆匆忙忙。车站其实不过是一个拥有短暂喧嚷的空港,从来没有人属于这里,只有不断的路人,踩出一个个或大或小的脚印,最后一走了之。总是在最后关头,匆匆上车,坐定之后有满满的虚脱感。然后,绿色的田野充斥满眼,风景在视线中掠过,后退。
这,离别的车站。
很多时间,我们在路上,可能在悠闲,可能在梦想的追逐里,遇到,分别。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各自天涯;以后还要走更长更长的路,用双脚。我们的年华在路上,有时候我们追不上,它们有些活在灿烂的日子里,有些死去了或者被一点点谋杀。我们,该怎么办?
不是每只船,都不害怕流浪的孤单,但是它们义无反顾,是否因为心中的彼岸?彼岸的花开了,飞鸟越过了;而不管远方有多远,彼岸都在那里等待,乌云也会在眼里散开。每当梦想被一次次磨碎,也总有些一起成长的岁月,无可替代。
现实在现实着,谋杀了过去属于我们的许多日月。而我们的岁月就像雅各的天梯一样,一格一格地爬上去,达到某种高度之后,终于千帆过尽,满眼青山绿水,海阔天空,才少了那些迷茫或惶惑,心里清明。
现在,也不必过分执著,年华似水流过,细水长流,才有生命的刹那喜悦,如一块旧衣料陈旧的风华。
记忆里是否悲喜也变得不够重要,在这场蓄意的谋杀里,毕竟我们生存了下来,那么岁月就该被我们惊艳。往后的时光,只会一片静好。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