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祭,迷失在流年中
作者:王碧蓉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5-01-20 15:39:21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打开音响,放上《A Letter to You》,我试图让自己处于一种适合写作的状态中。
那种浮躁,来自于对既成事实的无可奈何。当我想要书写事实时,我发现自己早就学会了撒谎。写下的文字,就好比当我面临负面情绪的时候,闭上眼,让自己的呼吸变缓变慢。这样,我便不是我了。我处在一个白茫茫的封闭世界中,纵观自己的呼吸,却不把它视为自己的一部分。
这几年,愈发地疏于写作了。少时的那种真挚表达,输给了对这个世界的宽容。当我用更加宽广或者看似成熟的眼光去看待周遭的世界乃至我自身时,我发现我失去了,也许是,较真的能力。
曾经的自己,年少轻狂,可以肆无忌惮地书写所谓孤独,所谓黑暗,所谓永无止境的挣扎。而现在,这一切让我不屑一顾,或者说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克服,而不是去享受,去借由这些自我怜悯,自我满足。
有小孩按家里的门铃,拿起听筒一片空白,窗外隐约传来孩子的嬉笑声。这种恶作剧大概离我越来越远了吧,也不会在遭遇之后气得直跺脚。因为有了羞耻心和包容心。或者说,不再满足于借由恶作剧得到的快乐,失却了兴趣。而我也不会再理直气壮地反驳父亲:“翅膀很痛,也要飞翔。”尽管我仍抱有这样的信念,却不会再开口表达。
渐渐地,将更多的人生感悟放在心里,不再热衷于寻求认同。那种欲望不可能完全消失,却也不可能强烈一如当年。习惯了将自己置于一个只有自己的空间,独立去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自感自己是个成人,得有能力照顾自己。和自己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用自己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然而那种激情,是不是完全消失了呢。也不尽然,只是更多地转移到了对知识的探索上:今天学了什么,有什么感悟,是不是慢慢地在成为一个有内涵的人。而不是愤世嫉俗,对别人的意见亦步亦趋,并且状似很有道理般强烈地认同。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会看看电视,上上网,现在则完全可以忍受一本书、一支歌、一盏灯的状态。倒不是有多喜欢,而是觉得,应该那样做。应该这样子生活,应该慢慢变得成熟,变得泰然。这是我这个年龄该有的状态吗。有时候也会这样问自己。不喜欢生活在条条框框里,却总是给自己定各式各样的规矩。总是说凡事顺其自然便好,难道可以否认人在每件事中的作用吗。
我希望自己偏执点。但我已跳出了那个框架。我永远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片面而又充满热情地去看待问题。正如我永远不会为问句加问号一样。永远。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