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 学校邮箱 | English
院长信箱 | 校友网 | 校内网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文艺青年 > 正文
枝桠疯长的声音
作者:郑晨晨  来源: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5-01-13 09:44:51  浏览次数:  文字显示:

“人生是什么?”
“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日子悄悄地紧按沉吟的节奏,太阳穿过窗棂影落,风吹散记忆正如陈旧的报纸飘在各处彷徨,焦黄的叶压踏在脚下碎裂,发出残破的呻吟,曾经害怕一个人走路的形单影只,怕路太蜿蜒,如今却更倾向于独自的空旷清明。
越来越喜欢站在高处,俯瞰这个世界,有时候是白昼,清晰明亮,更多的是夜空,像偷拍的画面般模糊不清。没有去想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如今也只是一片迷茫。阳光贴在皮肤上,依然刺眼却不再灼热。
西方的诗人,称那种让人感到无比温暖的金色阳光为青阳。而我站在青阳里,看这片土地的一切依旧像往常一样翻滚着前进,渐渐华灯初上。黑夜来临,天空却还很亮,浮着一些意味不明的松散的云,在头顶摊开。
总觉得在追逐中丢失了许多许多的信仰,就像时间在我们面前竖起一道墙,一头撞上去,最后眼前一片黑暗。我害怕自己会像身边那些成年人那样,渐渐丧失年少时的激情与纯真,渐渐为了柴米油盐而争吵,渐渐在替你安排好的生活航道里随波逐流。想着有点伤感,仿佛这些年所有曾经以为会永远的东西都渐渐离我而去,像一节缓慢后退的车厢,一步步滑出我的视线。
很多过去的岁月,都淹没在了时间的洪荒里。生命早已描定她的式样,过于薄弱。所谓人生,就是努力体会和了解各种无法解释的感觉的过程。看到过一部电影:生活遭受了创伤的女主角移居至意大利,听当地人说了这样一个故事:在意大利和奥地利之间,横卧着阿尔卑斯山脉最陡峭的一部分——西莫林山脉,人们在还没用火车前就建造了穿越山脉的隧道,连接维也纳和威尼斯。因为他们知道,总有火车诞生的一天。
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怀疑,幸福将会到来的消息?
现在的你我他,困在一方锥地,缺乏安全感,而生活在别处,相同地,幸福也在别处。现实世界也许不符合我们的期望,但至少还有“别处”可以期待,至少我们抵达过。
生命中的每段旅程都是不可复制的,哪怕以同样的方式到达,也总有不一样的东西在旅途中等着你。枝桠还有期待,就没有淡去或戛然而止的瞬间。机遇让人不停地绕弯,然后在另一段圆弧的终点,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Copyright@ 2009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8382号
 
网站地图 | 意见建议 | 遥访门